<em id="jdxxf"></em>

            【商標侵權】廣東省廣州市天河區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時間:2018-03-08

             ?。?015)穗天法知民初字第1806號


              原告:森科產品有限公司(SEMKPRODUCTSLIMITED),

              住所地香港特別行政區新界屯門建泰街恒威工業中心B2座15樓。

              代表人:郭振杰,公司董事。

              委托代理人:朱理婷,廣東天穗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陳汝山,廣東天穗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廣東賽曼投資有隈公司,住所地廣州市荔灣區荔灣路陳家祠道48號自編2棟310房,組織機構代碼07460674-2。

              法定代表人:葉國富。

              被告:廣東葆揚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廣州市荔灣區康王中路486號和業廣場2503房,組織機構代碼06584975-0

              法定代表人:林宗友。


              兩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陸偉,廣東中漢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森科產品有限公司(SEMKPRODUCTSLIMITED,以下簡森科公司)訴被告廣東為賽曼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賽曼公司)廣東葆場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葆揚公司)侵害商標權糾紛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森科公司委托代理人朱理婷、陳汝山,被告賽曼公司被告葆揚公司的共同委托代理人陸偉到庭參加了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森科公司訴稱:原告森科公司是著名的產品設計公司,總部位于香港。原告在海內外不斷舉辦大型展覽會、服裝展等活動進行市場推廣,聘請知名明星代言、斥資投放大量廣告宣傳品牌,同時持續關注及支持慈善事業。森科公司是第8814490號小1黃鴨圖案(見附圖1)注冊商標專用權人,該商標核定使用商品包括家用器皿、廚房用具、杯等,有效期限自2011年11月21日至2021年11月20日止。原告發現全國多地的名創優品店均有銷售帶有第8814490號注冊商標標識的餐具,且涉案商品包裝標明代理商“廣東葆揚貿易有限公司”,后更名為“廣東葆揚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即本案被告葆揚公司;另外涉案商品印有MINISO英文字母商標標識,購物小票背面印有另一形狀的MINISO英文字母商標標識(見附圖3).經查詢,該兩個商標申請人均為被告賽曼公司。2015年10月28日,原告申請對涉案商品進行公證購買以保全證據。2015年10月30日,原告委托律師致函兩被告要求停止侵權,但兩被告在收到律師函后仍然繼續侵權。兩被告未經原告許可,為非法獲取經濟利及促進自身產品的銷售,擅自生產和銷售使用厚告注冊商標及其他知識產權的產品(將另案起訴),誤導公眾并導致相關公眾誤以為案產品系經原告森科公司授權或與原告存在其他離業上的安排。根據相關法律規定,兩被告的行為已構成商標侵權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六十三條第三款規定:“權利人因被侵權所受到的實際損失、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注冊商標許可使用費難以確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據侵權行為的情節判決給予三百萬元以下的賠償”兩被告在全國范圍內長時間持續銷售涉案商品,侵權所得利益數額之大不言而喻。為維護自身合法權益,特向法院提起訴訟:1.請求法院判令兩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原告第8814490號小黃鴨圖案注冊商標專用權;2請求法院判令兩被告連帶賠償原告經濟損失及為制止被告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費用共15萬元。


              被告賽曼公司辯稱:被告賽曼公司僅為“名創優品”商標的所有人,并非“名創優品”店鋪的實際經營者,賽曼公司已將該商標的管理權授予被告葆揚公司,由其全權負責運營及管理。被告賽曼公司不是該案的適格主體,由被告賽曼公司賠償侵權損失的訴訟請求不成立,請求法院子以駁回。


              被告葆揚公司公司辯稱:1.被告葆揚公司僅為“名創優品”運營商,與加盟商簽訂特許經營合同,同時對加盟店鋪提供經營輔導服務,“名創優品”店鋪實際上是由加盟商自行管理,以及委托廣州市荔灣區葆茗貿易行采購店鋪貨品,被告葆揚公司從未參與過涉案產品的生產以及銷售,即使店鋪銷售的產品涉嫌侵犯原告合法權益,也應當由店鋪的買陶經營者承擔。2.被告葆揚公司不是本案的適格主體,原告主張的由被告葆揚公司賠償侵權損失的訴訟請求不成立,請求法院予以駁回,以維護被告葆揚公司的合法權益。


              原告森科公司為支持其訴求,提交了如下證據。證據1: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以下簡稱國家商標局)頒發的第8814490號小黃鴨圖案商標注冊證復印件,以及證明復印件與原件一致的編號為(2015)粵廣海珠第25342號公證書。證明原告是涉案商標的權利人,依法享有該注冊商標專用權。證據2“2015中國動漫授權業十大中國品牌”第一名證書及獎杯。證據3: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感謝狀。證據4:GQ雜志封面及部分頁面。證據2-4證明原告品牌享有很高的知名度和美譽度。證據5:原告餐具正品的售賣頁面截圖。證明原告有實際使用涉案商標。證據6:未授權證明。證明原告未向兩被告授權行使相關權利。證據7:(2015)粵廣海珠第25346號公證書。證據8:(2015)粵廣海珠第25347號公證書及封存實物。證據6-8共同證明兩被告實施了商標侵權行為,損害了原告的合法權益。證據9:EMS快遞單及投遞狀態打印件。證據10:律師函,證據9-10共同證明原告委托代理人致函兩被告,要求兩被告立即停止侵權行為,證據11:名創優品上海南京東路152號店購物小票及實物。證據12名創優品廣州海珠區江南新地店購物小票及實物。證據13:名創優品廣州天河區又一城3店購物小票及實物,證據14:名創優品深圳羅湖人民店購物小票及實物,證據15:名創優品全球店鋪分布表。證據11-15共同證明被告侵權時間之長及侵權范圍之廣,且在收到原告的律師函以及在收到法院郵寄的起訴資料之后商標侵權行為仍在持續,侵權主觀惡意明顯。證據16:名創優品店鋪及產品照片。證明被告屢次侵犯原告知識產權,侵權主觀惡意明顯。證據17:公證費發票兩張金額:(2015)粵廣海珠第25347號公證書330元、(2015)粵廣海珠第25346號公證書550元]證明原告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費用。證據18:香港名牌證書。證明原告品牌享有很高的知名度和美譽度。證據19:盈思商貿(深圳)有限公司商事主體備案信息。證據20:名創優品越秀區北京路店購物小票及實物(餐具).證明被告侵權時間之長及侵權范圍之廣,且在其申請的本案管轄權異議審理期間商標侵權行為仍在持續,侵權主觀惡意明顯。證據21:被告賽曼公司在21類、35類注冊的商標查詢結果證明被告賽曼公司是被控侵權物品的生產商和銷售商。證據22:被告葆揚公司的企業名稱變更資料。證明2015年1月30日被告葆揚公司將企業名稱“廣東葆揚貿易有限公司”變更為“廣東葆揚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由此可以推測兩被告在2015年1月30日之前開始生產、銷售被控侵權產品。除證據5,證據16、證據19、證據21為打印件外,其他的證據均能出示原件或實物。


              被告賽曼公司、葆揚公司對原告提交證據的共同質證意見為對于證據5、6、9,10,17,19的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均沒有異議。對于證據1、2.3.4.7、8、I1、12、13、14、15、16、18、20、21、22的真實性、合法性沒有異議,關聯性有異議。


              被告賽曼公司為支持其抗辯,提交了被告賽曼公司給予被告葆揚公司的授權證明(原件),證明被告賽曼公司僅為名創優品商標所有人及被告葆揚公司是該品牌的運營商,具體負責名創優品的品牌管理。原告森科公司對該份證據的真實性、合法性沒有異議,關聯性有異議,認為該證據不能證明被告賽曼公司沒有實施被控侵權行為.被告葆揚公司對該份證據的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沒有異議


              被告葆揚公司為支持其抗辯,提交了如下證據。證據1:《名創優品合作協議》,證明名創優品店鋪內的產品是由廣州市荔灣區葆茗貿易商行代店鋪經菅者采購(具體見協議第3頁第1條、第3條).證據2:供應商保密協議,證明“名創優品”店鋪內的產品是由廣州市荔灣區葆茗貿易行代店鋪經營者采購。證據3:廣州市翎林貿易有限公司的營亞執照等主體信息,證明涉案產品實際上是由廣州市翎林貿易有限公司生產、證據4:2015年9月23日的自營進貨定單、送貨單,入倉單、自營進貨單,證明涉案產品實際上是由廣州市翎林貿易有限公司生產。證據5:2015年9月30日的自營進貨定單、送貨單、入倉單、自營進貨單,證明涉案產品實際上由廣射市翎林貿易有限公司生產,證據6:涉案產品的產品召回通知書,證明被告葆揚公司并非惡意侵權,得知涉嫌侵權后已立即停銷售涉案侵權產品。為這明部分涉案店鋪是加盟經營店,被告葆場公司于庭后提交了州幣天河區又一一城商業城名佳仕日用品店、深圳市羅湖區鐘錚優品百貨店等四家個體工商戶營業執照,以說明上述店鋪的實際經營者另有他人,并非被告葆揚公司。


              原告森科公司對被告葆揚公司出示證據發表的質證意見為對于證據1、2、3、4、5的真實性、合法性均予以確認,關聯性有異議,對于證據6,原告認為該通知書為公司內部文件,無法證明被告葆揚公司有誠意避免侵權的擴大。對于被告葆揚公司庭后補充提交的個體工商戶營業執照等證據,原告森科公司表示上述營業執照不能證明兩被告同營業執照所示單位的關系,即使營業執照所丞單位為涉案店鋪的經營者,也不能以此否定兩被告是涉案產品的生產者和銷售者,更不能免除兩被告應當承擔的侵權責任,被告賽曼公司對被告葆揚公司出示證據的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均沒有異議


              經審理查明:原告森科公司是笫881490號小黃鴨圖案注冊商標(見附圖1)專用權人,國家商標局核定該商標使用商品(第21類)包括:家用器皿;廚房用具,日用陶器(包括盆、碗、盤缸、壇,罐、砂鋼、壺、炻器餐具),瓷器裝飾品;衛生紙架;刷制晶;清潔器具(手工操作),家用海綿;水晶(玻璃制品)杯截止),有效期自2011年11月21日至2021年11月20日士該商標在業內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影響力。被告賽曼公司12013年7月23目成立,經營范圍為商務服務業,被告葆公可原企業名稱為“廣東葆協貿易有限公司”,后于2015年1月30日變更為現名。登錄中國商標網查詢,被告賽曼公司于2013年9月至2014年6月間向國家離標局申請以MINNO、名創優品文字為主體商標注冊(見附圖2-6),國家商標局后予以初審公告,被告賽曼公司是上述商標的權利人。庭審中,被告賽曼公司明確表示其授權被告葆揚公司在中國境內使用MINISO、名創優品相關品牌管理,授權合作期間為2015年2月至2023年12月,對此各方并無異議。


              原告森科公司發現“名創優品”店鋪銷售帶有第8814490號小黃鴨圖案注冊商標標識的餐具后,委托代理人陳汝山于2015年10月28日向廣州市海珠公證處申請保全證據公證,當天下午海珠公證處的周姓公證員與一名公證處的工作人員一起隨同陳汝山來到位于廣州市天河區天河路的“天河城”,在周姓公證員以及公證處工作人員的監督下,陳汝山在“天河城”三樓一門面帶有“名創優品”字樣商鋪內購買了“X卡通餐具”等物品后,陳汝山將上述所購物品及取得的銀聯簽購單、電腦小票交由公證處工作人員保管。公證處工作人員在現場還對相關情況進行了拍攝。海珠公證處的周姓公證員及工作人員隨即對所購買物品及所拍攝照片進行了封存,交由陳汝山保管.廣州市海珠公證處分別出具了(2015)粵廣海珠第25346號公證書及(2015)粵廣海珠第25347號公證書對上述購買、封存情況進行了公證。庭審中當場開封查看所封存實物,內有“X卡通餐具套等物品,“X卡通餐具的外包裝上清晰印有多個小黃鴨圖案,經比對與原告的第8814490號注冊離標小黃鴨圖案基本一致?!皒卡通餐具”外包裝的左上角有MINSO字樣,包裝的背面粘貼有一方形標明產品相關信息的小紙片,包括產品的名稱(卡通餐具B)、價格(RMB10)、規格(勺子+筷子+盒子)主要成分(盒子-鐵、筷子-210不銹鋼、勺子410不銹鋼)等。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產品質量法》的相關規定,產品或者其包裝上的標識必須真實,應當有中文標明的產品名稱、生產廠名和廠址等信息,但是粘貼的小紙片上沒有標明“X卡通餐具”的生產廠商,而是標明產品的品牌商為株式會社名創優品產業,代理商為廣東葆揚貿易有限公司(地址廣州市荔灣區康王中路486號和業廣場2503室),小紙片上方醒目地印有MINISO商標標識(見附圖5)。另,原告還于2015年9月23日在名創優品上海南京東路152號店、2015年10月14日在名創優品廣州海珠區江南新地店、2015年11月3日在名創優品廣州天河區又一城3店、2015年11月7日在名創優品深圳羅湖人民店、2016年3月4日在名創優品廣州越秀區北京路店購買了“X卡通餐具”等涉嫌侵權物品,上述涉嫌侵權物品及包裝同庭審中查驗的物品一致。原告森科公司于2015年10月30日曾委托廣東天穗律師事務所陳汝山律師向被告賽曼公司、被告葆揚公司發出律師函,要求兩被告停止生產、銷售涉嫌侵權的產品被告賽曼公司對上述事實不持異議,但辯稱自己只是“名創優品”商標的所有人,被告葆揚公司才是該品牌的運營商,具體負責“名創優品”的品牌管理。被告賽曼公司不是適格的主體,不應承擔責任。


              被告葆揚公司對上述事實亦不持異議,但辯稱自已僅為“名創優品”品牌的運營商,葆揚公司與加盟商簽訂特許經菅合同,同時對加盟店鋪提供經營輔導服務,“名創優品”店鋪實際上是由加盟商自行管理,葆揚公司委托廣州市荔灣區葆茗貿易商行采購店鋪貨品。葆揚公司從未參與過涉案產品的生產以及銷售,即使店鋪銷售的產品涉嫌侵犯原告合法權益,也應當由店鋪的實際經營者承擔。原告主張由被告葆揚公司賠償侵權損失的訴訟請求不能成立。為此葆揚公司提交了廣州市荔灣區葆茗貿易商行(甲方)與廣州市翎林貿易有限公司(乙方)簽訂的《貨物采購服務管理協議》,該協議第一條規定:“本合同的標的為名創優品連鎖店鋪委托甲方向乙方采購產品和服務,合同期內乙方應按合同要求提供訂單中的產品和服務。采購商品信息由甲方負責?!钡谒臈l第(一)項規定:“本合同的交貨是指將產品交到甲方指定地點?!?/span>


              本院認為:原告森科公司系第8814490號小黃鴨圖案商標的注冊人,該商標尚在注冊有效期限內,其注冊商標專用權應當受到我國法律保護?!吨腥A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第(一)項規定,未經商標注冊人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商標的行為屬于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國家商標局核定原告森科公司第8814490號小黃鴨圖案注冊商標使用商品(第21類),其中涵蓋日用陶器(包括盆、碗、盤、缸、壇、罐砂鍋、壺、炻器餐具)等,而涉嫌侵杈的物品正是餐具,這屬于我:在“同一種商品使用”?!吨腥A人民共和國離標法》第四十八條規定,“本法所稱商標的使用,是指將商標用于商品、商品包裝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書上,或者將商標用于廣告宣傳、展覽以及其他商業活動中,用于識別商品來源的行為.從查明的事實來看上述侵權行為屬于“將商標用于商品包裝”,“X卡通餐具”外包裝上清晰印有多個小黃鴨圖案,經比對與原告的第8814490號注冊商標小黃鴨圖案一致。被告賽曼公司辯解,自己僅為“名創優品”商標的所有人,并非“名創優品”店鋪的實際經菅者,已將該商標的管理權授予被告葆揚公司,由其全權負責運營及管理,因而賽曼公司不是適格主體,不應承擔侵權的賠償責任。這一辯解意見不能成立。首先,在印有涉嫌侵犯原告第8814490號小黃鴨圖案注冊商標的包裝上,同時清晰印有MINISO、名創優品字樣,而被告賽曼公司


              以該上述文字申請注冊了多個商標,其次,在包裝背面粘貼的方形小紙片上,并沒有按照法律規定標明涉案產品的生產廠商,但卻標明產品的品牌商為“名創優品”產業,并印有被告賽曼公司


              申請注冊并享有權益的MINISO商標標識(見附圖5),這一包裝顯然意味著涉案“X卡通餐具”就是“名創優品”品牌的所有者生產或出品的。被告賽曼公司作為涉案商品的生產者或出品者其上述行為侵犯了原告森科公司第8814490號小黃鴨圖案注冊商標專用權,應當承擔停止侵權賠償損失的民事責任,對其辯解意見本院不子采納。


              被告葆揚公司辯解,葆揚公司僅為“名創優品”運營商,與加盟商簽訂特許經營合同,對加盟店鋪提供經營輔導服務,“名創優品”店鋪實際上是由加盟商自行管理,包括涉案物品在內的“名創優品”店鋪的商品是統一委托廣州市荔灣區葆茗貿易商行采購供應的,葆揚公司從未參與過涉案產品的生產以及銷售,即使店鋪銷售的產品涉嫌侵犯原告合法權益,也應當由店鋪的實際經營者承擔。根據被告葆揚公司的陳述以及查明的事實,“名創優品”店鋪既有自營店鋪,也有加盟店鋪。在本案涉及的六間銷售涉嫌侵權物品的“名創優品”店鋪中,被告葆揚公司只舉證說明了部分店鋪屬于加盟店鋪,另外的則屬于自營店鋪。退一步講,即使屬于加盟店鋪銷售的涉案侵權物品,被告葆揚公司也不能免除侵權責任。根據被告葆揚公司的辯解,“名創優品”店鋪的商品是被告葆揚公司統一委托廣州市荔灣區葆茗貿易商行采購供應的,而根據廣州市荔灣區葆茗貿易商行與廣州市翎林貿易有限公司簽訂的《貨物采購服務管理協議》第一條、第四條第(-)項之規定,無論是“名創優品”加盟店鋪或者自營店鋪所銷售的產品,實際都是由“名創優品”的具體運營者,也就是被告葆揚公司決定的被告葆揚公司不僅是涉案侵權物品的銷售者,同時也應認定為涉案侵權物品的具體出品者,也就是生產者、《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第(三)項規定,銷售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商品的,屬于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被告葆揚公司擅自生產銷售原告森科公司享有權益的第8814490號小黃鴨圖案注冊商標的商品,侵犯了原告森科公司的注冊商標專用權,亦應承擔停止侵權、賠償損失的民事責任.被告葆揚公司的辯解意見本院不予采納。


              關于侵權責任分擔。被告賽曼公司是“名創優品”品牌的權利人,被告葆揚公司是“名創優品”品牌的具體運營者。被告賽曼公司作為涉案產品的生產者,被告葆揚公司作為涉案產品的生產者及銷售者,兩被告的行為均侵犯了原告森科公司享有的第8814490號小黃鴨注冊商標專用權,兩被告應共同承擔侵權責任。關于賠償數額。原告森科公司指出其為維護自已的權益支付了一些合理費用,主要包括律師費、公證費、購買侵權產品費等,其中公證費提供了(2015)粵廣海珠第25346號公證書及(2015)粵廣海珠第25347號公證書的公證費用發票,分別為550元及330元(合計880元),購買侵權產品費用提供了購物小票,涉案“X卡通餐具”在上述六家“名創優品”店鋪的統一零售價均為10元/件,合計60元,上述維權的合理費用有相關證據支持,本院予以認定。至于應賠償的經濟損失,原告請求法庭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的相關規定酌情判決。本院將基于原告商標的知名度、原告為維權所支付的必要開支、兩被告的經營規模、兩被告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等因素綜合考慮酌情確定賠償數額,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十五條第一款第(六)項,《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2013年修正)第四十八條、第五十七條第(一)項和第(三)項、第六十三條第三款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廣東賽曼投資有限公司、廣東葆揚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立即停止侵害原告森科產品有限公司(SEMKPRODUCTSLⅠMTED)享有的第8814490號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


              二、被告廣東賽曼投資有限公司、廣東葆揚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內共同賠償原告森科產品有限公司(SEMKPRODUCTSLIMITED)經濟損失及為制止被告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費用共計人民幣100880元;


              三、駁回原告森科產品有限公司(SEMKPRODUCTSLIMITED)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本案受理費3300元,由原告森科產品有限公司(SEMKPRODUCTSLIMITED)負擔980元,被告廣東賽曼投資有限公司、廣東葆揚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負擔2320元(兩被告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七日內向本院交納該費用)如不服本判決,原告森科產品有限公司(SEMKPRODUCTSLIMITED)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三十日內,被告廣東賽曼投資有限公司、廣東葆揚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廣州知識產權法院。

              審判長蔣偉

              審判員童宙軻

              人民陪審員張黛喬

              二零一六年九月八日

              本件與原本核對無異

              法官助理朱丹

              書記員司徒曉君






            适合上班族的25个副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