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jdxxf"></em>

            鄧艷麗、盧振科律師成功辦理黎某村民資格待遇糾紛案
            時間:2021-06-17

            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政府某洲街道辦事處、黎某1經貿行政管理(內貿、外貿)二審行政判決書

            廣州鐵路運輸中級法院

            行政判決書

            2018粵71行終1541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政府某洲街道辦事處。住所地:廣州市海珠區北山村北山大街**號。

            法定代表人:丘華,主任。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黎某1,男,2001年日出生,漢族,住廣東省廣州市海珠區,

            法定代理人:黎某2,男,1972年日出生,漢族,住廣東省廣州市海珠區,

            委托代理人:盧振科、鄧艷麗,廣東天穗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審第三人:廣州市海珠區官街侖頭經濟聯合社。住所地:廣東省廣州市海珠區侖頭路**號。

            法定代表人:黎謂,社長。

            原審第三人:廣州市海珠區官街侖頭第經濟合作社。住所地:廣東省廣州市海珠區侖頭環村南路**號102。

            法定代表人:黎航,社長。

            上訴人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政府某洲街道辦事處(以下簡稱某洲街道辦)因與被上訴人黎某1及原審第三人廣州市海珠區某洲街侖頭經濟聯合社(以下簡稱侖頭經濟聯社)、廣州市海珠區某洲街侖頭第五經濟合作社(以下簡稱侖頭第五經濟社)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確認及福利待遇一案,不服廣州鐵路運輸第一法院(2018)粵7101行初505號行政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審理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法院審理查明:黎某1,男,2001年5月9日出生,其出生隨母入戶廣東省廣州市海珠區xxx。2012年3月13日,黎某1將戶口遷入其父親黎某2名下,即將其戶口從廣東省廣州市海珠區xxx遷入廣東省廣州市海珠區XXX,即侖頭第五經濟社處,戶口性質為居民戶口。黎某1的父親黎某2系侖頭第五經濟社股民社員,并享有該集體經濟組織同等福利待遇。

            2017年10月12日,黎某1向某洲街道辦提交《要求作出行政處理決定申請書》,請求事項為:請求確認其屬于侖頭第五經濟社集體經濟組織成員,享有侖頭經濟聯社和侖頭第五經濟社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同等股權和福利待遇。某洲街道辦收到上述申請后,于2017年10月17日作出某洲街決字〔2017〕2號《告知書》,告知黎某1已受理其申請及可在收到告知書之日起5日內提交書面證據材料,并告知將于2017年11月22日上午9時30分舉行申辯會及不參加的法律后果。同日,某洲街道辦作出某洲街決字〔2017〕1-2號《告知書》,分別告知侖頭經濟聯社和侖頭第五經濟社在收到申請書及相關材料之日起10日內提交書面申辯意見、證據材料,并告知逾期或不提交的法律后果,同時告知將于2017年11月22日上午9時30分舉行申辯會及不參加的法律后果。上述《告知書》依法送達給了黎某1、侖頭經濟聯社、侖頭第五經濟社。侖頭經濟聯社、侖頭第五經濟社收到上述《告知書》后,于2017年10月25日向某洲街道辦提交了《關于陸穗菊、黎某1申請股份的申辯意見》,亦提交了《侖頭經濟聯合社村規民約匯編》及《廣州市海珠區某洲街侖頭經濟聯合社章程》。某洲街道辦收到后,將上述申辯意見及相關材料依法送達給了黎某1。2017年11月22日,某洲街道辦依法舉行申辯會,并依法制作了申辯會筆錄。黎某1亦于2017年11月22日向某洲街道辦提交了《關于海珠區侖頭經濟聯社和侖頭第五經濟社對于黎某1申請股份申辯意見的依據如下》,陳述關于自己是否具有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并享有同等福利待遇的意見。經審查相關證據、依據,某洲街道辦于2017年12月7日作出某洲街決字〔2017〕2號《行政處理決定》,認為:依據《廣東省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管理規定》第十五條第三款、《廣州市海珠區某洲街侖頭經濟聯合社章程》第十三條第(三)項的規定,黎某1首次入戶是在廣州市海珠區xxx,不在侖頭村范圍,黎某1于2012年3月13日將戶口遷入侖頭村范圍的,不符合上述《廣州市海珠區某洲街侖頭經濟聯合社章程》第十三條第(三)項的規定。同時,根據《廣州市海珠區某洲街侖頭經濟聯合社章程》第十三條第(九)項的規定,黎某1不應配股,因此決定確認黎某1不屬于侖頭第五經濟社成員資格,不享有侖頭經濟聯社和侖頭第五經濟社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同等股權和福利待遇。上述《行政處理決定》于2017年12月12日依法送達給了黎某1,于2017年12月8日分別依法送達給了侖頭經濟聯社、侖頭第五經濟社。黎某1收到后不服,訴至原審法院。

            另查明,《廣州市海珠區某洲街侖頭經濟聯合社章程》(2015年12月3日)第四條規定:“本社實行自主經營、獨立核算、自負盈虧、按股分紅;依法享有組織參與經濟活動的自主權,獨立承擔民事責任?!钡谑l規定:“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二十四時為本社股民社員資格截止日?!钡谑龡l規定:“本社股民社員資格界定和相關規定,具體如下:(一)本社股民社員在股民社員資格截止日時,仍保留戶口、人口股份分配的,并履行法律、法規、規章、政策和本社章程規定義務的……(三)在股民社員資格截止日前合法生育或依法收養的子女,并且在2016年1月31日前首次入戶侖頭村范圍的,予以配股?!ň牛┌凑?999年10月10日開始執行的《侖頭村委會對婚遷入戶及小孩入戶的補充意見》第四條‘本村農業戶口的男社員,與非農業戶口的婦女結婚,其女方的戶口不能遷入本村農業戶口,已結婚多年且小孩已隨母入戶的,不能再隨父遷入農業戶口?!瘜偕鲜銮闆r,重新隨父入戶的小孩不配股……”。

            原審法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政府組織法》第六十一條規定:“鄉、民族鄉、鎮的人民政府行使下列職權:……(三)保護社會主義的全民所有的財產和勞動群眾集體所有的財產,保護公民私人所有的合法財產,維護社會秩序,保障公民的人身權利、民主權利和其他權利……”第六十八條第三款規定:“市轄區、不設區的市的人民政府,經上一級人民政府批準,可以設立若干街道辦事處,作為它的派出機關?!薄稄V州市街道辦事處工作規定》第二條規定:“街道辦事處是區人民政府的派出機關,在區人民政府的領導下開展工作?!钡谑龡l規定:“街道辦事處對轄區內社會管理工作履行以下職責:……(九)尚有農村和經濟聯社的街道,負責指導、支持和幫助村民委員會和經濟聯社的工作,協調和管理涉農事務,發展農村集體經濟……”根據上述規定,本案中,某洲街道辦作為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政府的派出機關,在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政府的領導下負責轄區內的行政管理工作,有權對轄區居民要求確認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及股份分配、分紅事宜作出處理決定。

            《廣東省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管理規定》第十五條第二款規定:“實行以家庭承包經營為基礎、統分結合的雙層經營體制時起,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所生的子女,戶口在集體經濟組織所在地,并履行法律法規和組織章程規定義務的,屬于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的成員?!薄秶鴦赵号D公安部關于解決當前戶口管理工作中幾個突出問題意見的通知》第一點規定:“實行嬰兒落戶隨父隨母自愿的政策……”。根據上述規定,從實行以家庭承包經營為基礎、統分結合的雙層經營體制時起,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所生的子女,其戶口在集體經濟組織所在地,并同時履行法律法規和組織章程規定義務的,屬于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的成員。本案中,黎某1是侖頭經濟聯社、侖頭第五經濟社集體經濟組織成員黎某2所生的子女,其于2012年3月13日將戶口遷入侖頭第五經濟社處時,為未成年人。根據《國務院批轉公安部關于解決當前戶口管理工作中幾個突出問題意見的通知》第一點的規定,黎某1可自愿選擇隨父登記入戶,因此,黎某1于2012年3月13日隨父入戶黎某2名下并不屬《廣東省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管理規定》第十五條第三款規定的戶口遷入、遷出集體經濟組織所在地的情形,確定其是否具有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并享有同等福利待遇不應適用上述《廣東省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管理規定》第十五條第三款的規定。因此,某洲街道辦適用《廣東省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管理規定》第十五條第三款的規定對黎某1的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進行確認屬于適用法律錯誤。本案中,黎某1的戶口是于2012年3月13日遷入侖頭第五經濟社處的,而侖頭經濟聯社、侖頭第五經濟社的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截止日為2015年12月31日24時,且各方當事人均未提交任何證據證實黎某1未履行法律法規及組織章程規定的義務,因此,某洲街道辦在此情況下認定黎某1不屬于侖頭第五經濟社集體經濟組織成員,不享有侖頭經濟聯社和侖頭第五經濟社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同等股權和福利待遇屬于事實不清,證據不足。

            因此,某洲街道辦于2017年12月7日作出的某洲街決字〔2017〕2號《行政處理決定》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適用法律錯誤,應當被依法撤銷。鑒于撤銷上述《行政處理決定》將會對黎某1的權利義務產生重大影響,某洲街道辦應當對黎某12017年10月12日的《要求作出行政處理決定申請書》中的申請事項重新作出處理。

            綜上所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七十條第(一)(二)項之規定,原審法院判決:一、撤銷被告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政府某洲街道辦事處于2017年12月7日作出的某洲街決字〔2017〕2號《行政處理決定》;二、被告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政府某洲街道辦事處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六十日內對原告黎某12017年10月12日的《要求作出行政處理決定申請書》中的申請事項重新作出處理。

            上訴人某洲街道辦事處上訴稱,原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適用法律錯誤?!秶鴦赵号D公安部關于解決當前戶口管理工作中幾個突出問題意見的通知》實施時間是1998年,而《侖頭村委會對婚遷入戶及小孩入戶的補充意見》第四條是1999年10月10日開始執行的,2016年1月1日實施的《廣州市海珠區某洲街侖頭經濟聯合社章程》第十三條第九項對此予以再次確認。但是,根據《戶口登記條例》第六、七、十三條,《城市戶口管理暫行條例》第五條、《公安部關于啟用新的戶口遷移證、戶口準遷證的通知》第一點的規定,被上訴人在原審第三人處入戶的行為是屬于“戶口變動、遷移或遷出與遷入”的情況。被上訴人出生后第一次上戶口在廣州市海珠區xxx,后于2012年3月13日將戶口遷入原審第三人處,屬于變更了經常居住地,應適用《廣東省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管理規定》第十五條第三款“實行以家庭承包經營為基礎、統分結合的雙層經營體制時起,戶口遷入、遷出集體經濟組織所在地的公民,按照組織章程規定,經社委會或者理事會審查和成員大會表決確定其成員資格……”。被上訴人戶口本“何時由何地遷來本址”欄,公安機關也明確記載“2012年3月13日廣東省廣州市海珠區xxx”,足以證實被上訴人在原審第三人處入戶屬于“經常居住地變動、戶口變動、遷移或遷入的情況”。1999年10月10日實施的《侖頭村委會對婚遷入戶及小孩入戶的補充意見》第四條也并沒有禁止被上訴人在2001年出生后自愿選擇首次或第一次入戶在原審第三人處,只是對“已結婚多年且小孩已隨母入戶”的情況作了限制。綜上所述,上訴人作出的被訴處理決定具有法律和集體組織章程的依據,確認被上訴人不具有原審第三人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正確。請求二審法院:1.撤銷原審判決;2.改判支持被訴行政處理決定,駁回被上訴人的全部訴訟請求;3.本案一、二審訴訟費由被上訴人承擔。

            被上訴人黎某1答辯稱,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證據充分、適用法律正確、審判程序合法,上訴人的上訴事實和理由不能成立,原審判決應予維持。理由是:一、上訴人作出的被訴行政處理決定適用法律錯誤。根據《廣東省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管理規定》第十五條規定,確定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應以其戶口情況以及是否履行法定義務作為認定標準?!秶鴦赵号D公安部關于解決當前戶口管理工作中幾個突出問題意見的通知》第一條規定“實行嬰兒落戶隨父隨母自愿的政策……”,被上訴人可以自愿選擇隨父或隨母登記常駐戶口,在父母戶口之間不存在遷入遷出情況。其于2012年3月13日隨父入戶不屬于《廣東省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管理規定》第十五條第三款規定的“戶口遷入遷出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所在地”情形,不需要根據組織章程規定經社委會或者理事會審查和成員大會表決確定其成員資格。原審第三人也未提交證據證明被上訴人沒有履行集體經濟組織成員義務,原審第三人股民社員資格截止日期為2015年12月31日,被上訴人在此前遷入,應具有股民社員資格,享有相應待遇。被訴行政處理決定適用《廣東省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管理規定》第十五條第三款規定,認定被上訴人不具有原審第三人股民社員資格,適用法律錯誤。二、上訴人以《侖頭村委會對婚遷入戶及小孩入戶的補充意見》作為依據來認定被上訴人不具有股民社員資格,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且適應法律錯誤。該意見沒有收入《侖頭經濟合作社村規民約匯編》,上訴人從未向集體組織成員公示,且一審過程中未能出示原件,其真實性、合法性無法確認。而且該意見第4條將半工半農子女與其他集體組織成員區別對待,違反憲法關于公民平等的規定,超越村民自治范疇,屬于違法的自治章程。綜上,被訴行政處理決定依法應予撤銷,請二審法院依法駁回上訴人的上訴請求,維持原審判決。

            原審第三人侖頭經濟聯社二審未陳述意見。

            原審第三人侖頭第五經濟社陳述稱,《侖頭經濟合作社村規民約匯編》《廣州市海珠區某洲街侖頭經濟聯合社章程》是按照《廣東省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管理規定》制訂的,并按照相關政策要求向上級進行了備案。被上訴人首次入戶不在侖頭村范圍,依據《廣東省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管理規定》第十五條第三款、本社章程第十三條第(三)項的規定,其不具有本社成員資格,不享受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同等股權和福利待遇。被上訴人隨父入戶黎某2名下,是法律上的戶口遷入,而不能等同于遷入本社,只能在某洲街侖頭居委會享受相關待遇和接受其管理。被上訴人于2001年5月9日出生后隨母入戶,表明其父母根據侖頭當時落后的情況,放棄被上訴人享受本社成員同等股權和福利待遇,時過境遷侖頭村有了很大發展之后再行主張股權和福利,系對侖頭股民合法權利的侵犯。

            經審查,原審判決查明的事實有相應證據證實,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根據《廣東省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管理規定》第十五條第二款的規定,從實行以家庭承包經營為基礎、統分結合的雙層經營體制時起,集體經濟組織成員所生的子女,其戶口在集體經濟組織所在地,并同時履行法律法規和組織章程規定義務的,屬于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的成員。本案中,被上訴人黎某1是原審第三人侖頭經濟聯社、侖頭第五經濟社集體經濟組織成員黎某2所生的子女,其于2012年3月13日將戶口遷入原審第三人侖頭第五經濟社處時,為未成年人,根據《國務院批轉公安部關于解決當前戶口管理工作中幾個突出問題意見的通知》第一點的規定,可自愿選擇隨父登記入戶,因此,被上訴人黎某1于2012年3月13日隨父入戶黎某2名下并不屬《廣東省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管理規定》第十五條第三款規定的“實行以家庭承包經營為基礎、統分結合的雙層經營體制時起,戶口遷入、遷出集體經濟組織所在地的公民,按照組織章程規定,經社委會或者理事會審查和成員大會表決確定其成員資格”的情形。同時,被上訴人黎某1的戶口是于2012年3月13日遷入原審第三人侖頭第五經濟社處的,而原審第三人侖頭經濟聯社、侖頭第五經濟社的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截止日為2015年12月31日24時,且原審第三人侖頭經濟聯社、侖頭第五經濟社未提交任何證據證實被上訴人黎某1未履行法律法規及組織章程規定的義務,因此,上訴人某洲街道辦在上述情況下認定被上訴人黎某1不屬于原審第三人侖頭第五經濟社集體經濟組織成員,不享有原審第三人侖頭經濟聯社和侖頭第五經濟社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同等股權和福利待遇,屬于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原審法院據此判決撤銷被訴行政處理決定并責令上訴人某洲街道辦重新作出處理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七十條第(一)(二)項的規定,依法應予維持。上訴人某洲街道辦的上訴意見理據不足,本院不予采納。綜上所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八十九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50元,由上訴人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政府某洲街道辦事處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  譚建軍

            審判員  余樹林

            審判員  閔天挺

            二〇一八年八月二十二日

            書記員  李夢瑤


            适合上班族的25个副业